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管她碟女郎邦女郎 没有长寿的女间谍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2-01-11 21:24 点击数:

 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电影中的女间谍的技能有所进步,她们已经基本不坑队友了,但是仍然要被物化,充当胜利者的奖励。比如第一部《碟中谍》里,伊森·亨特其实在争两样东西,一是储存着卧底特工名单的那张软盘,二是强·沃特在片中的媳妇艾曼纽·贝阿的芳心。

  《碟中谍5:神秘国度》里的伊森·亨特会徒手爬飞机,还能在水底憋气好几分钟,但是这样一条好汉,在片中不但要靠姑娘救命,而且还要被同一个姑娘救上两次。让人怀疑女间谍已经可以把“花瓶”的帽子从自己的头上摘下来,戴到男同胞的头上去了。

  以前间谍片里的女间谍可没这么厉害。遥想007还是肖恩·康纳利的时代,女间谍的作用基本上只有两个:比较次要的作用是哄“巨婴人格”的詹姆斯·邦德睡觉,比较重要的作用,就是调节敌我双方势力的平衡——当007明显强于敌人的时候,我方的女间谍要负责给007惹点麻烦,当敌人明显强于007的时候,敌方的女间谍就要负责拖反派的后腿,总而言之,那时的女间谍要用主动降低自己智商的方式,来维持任务的难度系数。

 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电影中的女间谍的技能有所进步,她们已经基本不坑队友了,但是仍然要被物化,充当胜利者的奖励。

  比如第一部《碟中谍》里,伊森·亨特其实在争两样东西,一是储存着卧底特工名单的那张软盘,二是强·沃特在片中的媳妇艾曼纽·贝阿的芳心。而艾曼纽·贝阿扮演的女间谍,对任务总是心不在焉,脑子里想的全都是我是继续跟我老公,还是跟伊森·亨特。

  007电影里的情况也一样,坏蛋不光要毁灭世界,还总是拿枪指着曾经跟邦德春风一度的女间谍逼问,你是要拯救这个女人,还是要拯救世界?听起来像是一道单选题,但是邦德总按多选来回答,所以,最后女间谍就变成了一个拯救世界之外的额外奖励。《皇家赌场》除外。

  最近几年,随着好莱坞越来越重视“政治正确”这件事,女间谍也越来越强大了。比如安吉丽娜·朱莉主演的那一票以女间谍为主人公的间谍片,《史密斯夫妇》《通缉令》和《特工绍特》终于贡献出世界上最伟大的女间谍——像男性间谍一样成功,但是有大胸。

  胖姐梅丽莎·麦卡锡主演的《女间谍》,更是足以让最挑剔的女权主义都满意——一个至少一百八十斤的女间谍,能文能武,破获的惊天阴谋,最后还拒绝了裘德·洛的约会邀请。

  但是,说回最常见的以男性为主角的间谍电影,即便是像《碟中谍5》这样,两次救了主角性命的女间谍伊尔莎,也活不到续集。这倒不是说女间谍一定会在电影结束前死掉,而是说不管女间谍在这一部里表现得多抢眼,都基本上没机会在下一部电影里出现。

  《碟中谍3》里李美琪(Maggie Q)扮演的女间谍,又养眼,又能打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,可是到了《碟中谍4》里,就没她什么事了;《碟中谍4》中跟伊森·亨特合作的女间谍叫卡特,片尾的时候伊森·亨特向她发出加入IMF的邀请,她也愉快地接受了,可是到了《碟中谍5》的时候,又没她的事了。

  如果说《碟中谍》系列就是有不停地换队员的传统,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——为什么西蒙·佩吉扮演的班吉和文·瑞姆斯扮演的路德,能从《碟中谍3》一直“幸存”到《碟中谍5》?从《碟中谍4》开始出场的杰瑞米·雷纳,也能在《碟中谍5》中继续活跃?

  伊森·亨特总是对IMF的队员说We are family,可是一个“伐木累”的男成员基本固定,女成员却变来变去,难道不是一件奇怪的事?

  女间谍不只在《碟中谍》系列里“活不到续集”,在《007》系列里也一样。从1962年至今的24部《007》电影中,有两个重复出现的女性角色,一个是从第一部007电影《诺博士》就陪伴在邦德身边的钱班霓小姐,另一个是从《黄金眼》开始出场的M女士。钱班霓小姐的职位是秘书,没事跟邦德打情骂俏,帮他扎一扎领结,刮一刮胡子,M女士是邦德的上司,她们两个都是间谍机构里的行政人员,都不能算是间谍。

  这说明在《007》或者《碟中谍》这类传统的间谍电影里,女间谍哪怕拥有拿着花瓶砸晕所有敌人的本事,她本人也还是被用来当花瓶使的,碎了,自然要换一个,没碎,为了图新鲜,下次还是要换一个。

关闭窗口